屯子衡宇琉璃瓦如何换

屯子衡宇琉璃瓦如何换

彩钢琉璃瓦何如施工

彩钢琉璃瓦何如施工

古筑设上的琉璃瓦奈何安

古筑设上的琉璃瓦奈何安

琉璃瓦的用量若何算??

琉璃瓦的用量若何算??

何如贴琉璃瓦

何如贴琉璃瓦

故宫众人半修立都是黄色

故宫众人半修立都是黄色

求CAD屋顶琉璃瓦图块

求CAD屋顶琉璃瓦图块

琉璃瓦尺寸规格

琉璃瓦尺寸规格

屯子筑屋子。即是盖屋顶

屯子筑屋子。即是盖屋顶

少少明代琉璃瓦作

  反映在瓷器上,以往许多明代许多北方瓷器被错误断代为宋代。比如钧瓷,和磁州窑类型的许多白地黑花或者白地褐花瓷器。实际上明代文献明确提到钧州,定州,磁州为内府烧造用器。

  长期流传有宋代五大窑“汝官哥定钧”的说法,但实际上这种说法来源自明代伪书(伪装成明初书籍)《宣德鼎彝谱》中提到明内府所藏“柴汝官哥定钧”,其实即使这本伪书也没有说这些窑的年代,然而这句话却演变成了“汝官哥定钧”宋代五大窑的讹传概念。

  实际上,传世哥窑和官钧瓷器在任何宋代文献、绘画、出土文物中都找不到一丝痕迹。出土中仅能找到的是在“宋末到金代”这一时期的土层中能找到类似钧窑的早期原始形态,并不是使钧窑名声大噪而被称为“大窑”的官钧瓷器。

  宋代文献不见一丝丝钧窑的痕迹,实际上明代以前文献均不见一丝丝钧窑的痕迹。最早作出钧窑宋代造推测的文献是1815年清末书籍《景德镇陶录》,然而这本书中的推测非常不合理,已经被包括北大李民举教授等的学术界人士的否定。

少少明代琉璃瓦作

  直到1974年烧造官钧的钧台窑遗址的发掘,其中也没有找到任何土层明确的宋代物品,

  只找到一枚“宣和元宝”钱范,于是,这枚“宣和元宝”钱范就作为官钧瓷器宋代造的唯一客观证据。

  可是,这枚“宣和元宝”钱范的图片一直被雪藏,直到21世纪初才曝光。学术界发现此钱范为明显伪造,连背面年号都对不上。

少少明代琉璃瓦作

  包括收藏存世绝大多数官钧瓷器的台北故宫,北京大学,苏富比,佳士得,保利,嘉德等等。

少少明代琉璃瓦作

  然而,人们在长期的主观臆断,和抬宋贬明的习惯下,你们可以搜一搜“钧窑”,铺天盖地的仍然是所谓宋代是巅峰,明代衰落。

  引用深圳文物考古所《“官钧”瓷器研究的前前后后》一文节选继续,揭示竭力掩盖明代论的悲哀现实:

  “研讨会“一边倒”的态势,实际上我们在会前已预见到了。因为情况很清楚。“北宋说”似已陷入弹尽粮绝之境,拿什么来应战呢?它的“出路”也许只有一条,这就是“装”,装得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。这看起来似乎愚懦,其实是最“聪明”的做法。不要以为人们总是愿意了解事情的真相,当真相对现实利益可能造成妨碍时,人们往往宁愿舍弃甚至遮蔽真相。因此,尽管我们的“官钧”研究已得到众多专家的认可,但我仍不敢对它抱更多的期望——至少眼下是如此。”

  同样把“藏富于民,官不与民争利,一切从简”的官式建筑当作明代彩画研究的主流甚至是唯一方向,窃以为恐怕会导致歪曲的结论。

少少明代琉璃瓦作

  朱元璋:朕闻治世,天下无遗贤,不闻天下无遗利。且利不在官则在民,民得其利则财源通,而有益于官。官专其利则利源塞,而必损于民。

  洪武十七年九月庚申,太祖命户部以山东之盐召商中卖,听民买食。尚书郭桓言:“青、莱等府局盐,岁收课钞,动以万计。今若从民买食,必亏课额。”太祖曰:“天之生财,本以养民。国家禁,以制其欲、息其争耳。苟便于民,何拘细利?求以利官,必致损民。宜从其便。

  洪武十四年正月丁未,近臣有言国家当理财以纾国用者,言之颇悉。太祖曰:“天地生财以养民,故为君者当以养民为务。夫节浮费,薄税敛,犹恐损人,沉重为征敛,其谁不怨咨也!”近臣复言:“自天子至于庶人,未有不储待而能为国家者。”太祖曰:“人君制财,与庶人不同。庶人为一家之计,则积财于一家。人君为天下之主,当贮财于天下。岂可塞民之养,而阴夺其利乎?昔汉武帝用东廓咸阳、孔仅之徒为聚敛之臣,剥民取利,海内苦之。宋神宗用王安石理财,小人竟进,天下骚然。此可为戒。”于是言者愧悚,自是无敢以财利言者。